ROLIT_

“7 or never. 7 or nothing. 想证明这一点。”

Fearless 1-9 【jinson】

为你 无畏

正主比文好千万倍。现背。

1.
王嘉尔知道。
朴珍荣是一个,拎的很清的人。

王嘉尔总是在和他对视的时候,忍不住的这么想。

2.
舞台的灯光是会让人上瘾的。王嘉尔站在上面的时候,常常会被这些晃到眼睛。他在镜头拉远的时候悄悄眯着眼睛,fans挥舞着的应援棒的绿光被模糊,拉远,交汇。
汇成绿色的海。
那是她们的爱。
是拉着王嘉尔在现在这种难熬的情况下走下去的手。
王嘉尔真特么的快要受不了了。

3.
结束了放送之后,王嘉尔瘫在车子里,轻轻的闭着眼睛。最近他的行程太多了,累是从心底里散发出来的。
段宜恩拍拍他的腿,示意他往窗外看。
bambam噘着嘴看着他,眼睛上还带着浓重的眼妆,眯起眼的时候是风情万种,“hyung为什么不理我。”
bambam是王嘉尔疼在心尖尖上的宝贝疙瘩。同是异乡人,外国人line练习生的时候就已经抱成团互舔伤口。因为年长几岁,王嘉尔的性子总让他觉得该照顾这个看起来格外小的弟弟。照顾着宠着,也就成了习惯。
一转眼,小孩子也不小了。
“没留神嘛…”王嘉尔伸出去手,揉乱了bambam精心染过的头发,“怎么了?”

“hyung我们去吃拉面吧一起!”有谦扑过来,笑得让王嘉尔仿佛看到他身后使着劲扑腾的毛茸茸的大尾巴,有时候王嘉尔总是觉得队伍里何止王狗朴狗,有谦米常常看起来像是一只威风凛凛又爱撒娇的巨型犬。
巨型犬伸出前掌,“我给你加五片cheese 哦。”

王嘉尔回到宿舍的时候有些后悔。如果知道朴珍荣也不去的话他一定不会拒绝有谦米。

“珍荣hyung一起吧,你晚上没吃东西诶。”BamBam拉拉珍荣的衣袖。
“不去。累了。”

王嘉尔眯着眼看着窗外的有谦走神,也能感受出一道目光从旁边打过来,轻轻柔柔的从脸上走一遭,连末了都得千绕百转的勾回来,勾的王嘉尔打心眼儿里发酸。
他猛的拉起卫衣的帽子,大眼睛直发苦。
最后其他人都去了,车子启动的时候王嘉尔闭着眼睛听见旁边人少使三分力的叹气,轻飘飘的。
王嘉尔觉得膈应的要命。
朴珍荣就是这样,做什么事都精明得很。他厉害,能在这光怪陆离的圈子里守自己一份清明,话出口前都搁心里头走三遭,事做起来分寸拿捏得准的要死。连他整个人都是,从长相到气质,都露七分藏三分,图的就是撩拨你。撩得你心尖尖都颤。
怎么能有这么会拿分寸的人呢。

4.
王嘉尔早忘了是什么时候开始动心的,他只知道这一直以来,组合在一起的每一天,他都为朴珍荣着迷。他为他骄傲。
朴珍荣有他没有的,他想要的,一切的东西。
朴珍荣曾说过,有JACKSON 在身边总觉得很踏实。
放屁。
他一丁点都不踏实。
朴珍荣笑得肩膀微微蜷起来,眼角堆起细小的褶子。朴珍荣因为吃惊小小的把嘴巴张出扁扁的O来,眼周的肌肉都聚拢起来,细长的眼型一瞬变得圆润。朴珍荣轻轻地环住双臂,眯着眼看他笑闹,也不忘在他快玩脱的时候伸伸手:“呀,JACKSON…” 像是一直一直看着他。像是把他捧进了心窝里。
朴珍荣…
朴珍荣…

朴珍荣。

朴珍荣每一个样子都是张牙舞爪的。不安分。
分分钟要拿尖刀取他王嘉尔心头血。

5.
他王嘉尔放得开,玩得浪。就没谁能让他憋屈过。
早年还没做歌手出道,王嘉尔没少跟人搁外边通宵达旦。他吃得开。钱颜性子他样样不少。
女朋友自然也找过很多。

认识王嘉尔的都说他玩心大也管的住,分分合合多少个,人姑娘捧颗真心,也没见他能在哪个温柔乡里多呆一会的。

王嘉尔不干,说。
扯。我哪次不认真的。

朋友们就哄,对对对王嘉尔心可真了就是心大能装可多人见一个装一个,人四年级就为房啊车啊头疼了想的可特么远了。

王嘉尔就笑。一通闹。
可是。
王嘉尔说的是真的。

他没玩过谁。
他要跟人姑娘处,那都是打心眼里喜欢。
他要跟人分,那也没别的理由,就不喜欢了。
他坦诚得很。喜欢就真喜欢,不喜欢了也分得利落。
就连他四年级那都是翻来倒去熬了两宿揪着头发仔仔细细认清自己那是喜欢才颠儿颠儿去跟人小姑娘摊牌的。
天地良心。他真不渣。

人说他浪子。
他不过就是不愿意憋屈自己。
他不过就是比谁都敢直视自己。也接受的比谁都坦然。

对朴珍荣也是。
王嘉尔认清自己感情的时候,一点儿波澜都没有。
跟理所当然的似的。

只不过,他这一次,把自己憋屈着了。

6.
王嘉尔不敢跟朴珍荣摊牌。

没别的。
原因他自己门儿清。

他太特么喜欢他了。感觉跟爱似的。

朴珍荣那小子,心里头自有一道灯塔,亮着呢。因为知道自己要的什么,所以路是敞的,所以他一直都埋着头的往前走。
有岔路。
但因为是朴珍荣,所以什么阻碍都能砍掉。
朴珍荣想站在舞台上,想给所有人--喜欢他的,不喜欢他的,都想给他们看,看他朴珍荣的样子。
朴珍荣心里头,也是野的。

而他王嘉尔。他王嘉尔。
他要跟他摊牌,那他就可能成为朴珍荣路上最气派,最晃眼的一个岔路口。
朴珍荣不拐弯,他憋屈。
朴珍荣拐弯了,他也憋屈--朴珍荣那么好,他就该站在灯光底下--他又凭什么拉他下水。

王嘉尔因为性子真,交际好的不得了。再拗的人,再不好理得关系,他也如鱼得水。
这真头一次,有这么一个人,这么一段关系,让他王嘉尔,连迈出第一步的勇气都不敢有。

7.
“饿吗。”
朴珍荣赶在王嘉尔关门之前问了这个问题。

王嘉尔握着门把的手顿了顿,半睁着眼瞟他一下,“不饿。”
“不饿也吃点儿?”朴珍荣细细地笑着,看起来温柔都要从眼睛里露出来了。

阿西。
王嘉尔撸了两把头发,发胶还带在上面,硬硬的和掌心的薄茧摩擦,生生磨出火气来,“那干嘛不和BAM去吃。”
大概语气不够呛人,朴珍荣认真的皱了皱眉头,是思考的样子。“那你不就得自己回家了。”

甜蜜拖着剧毒滚滚而来。

“用得着你陪我回来么。”
“砰”的一声,王嘉尔甩上了房门。

包里有ipad,有手机。王嘉尔向来心细,从来轻拿轻放。
今天却好像突然没有了力气。
太重了。

王嘉尔把手轻轻的摊开,任它自由落体。
自己也纸做的似的,软绵绵的倒在床里。

太急躁了。
他的心情。那颗喜欢朴珍荣的心。
他快管不住了。
喜欢让他整个人都暴躁起来。

王嘉尔。你真特么废物。

8.
门被甩上了。
不知道第几次,王嘉尔从他面前甩着门离开。

朴珍荣现在门口愣了愣,委屈在心口绕,自然就冒出火气来。
王嘉尔你特么跟我闹个什么脾气。

是谁因为忙因为饮食作息没一个规律的病得跟什么似的。
病着的时候一口一个“珍荣啊”撒娇撒的得心应手。整日“王狗王狗”的吵吵,扑棱着因为生病水汪的眼睛,盯着你往死里瞅。病好了就撑杆子造反了。甩脸色甩门甩台本,眼神是刀子,软的那种,却厉害的要命。挨着你是轻轻柔柔的,你伸手摸过去,冷不丁就得见血。

朴珍荣脸面贵着呢。
朴珍荣咽不了这口气。

王嘉尔厉害啊。王嘉尔谁啊。
王嘉尔想交的朋友,王嘉尔想搞好的关系,哪次是不行的。所以你仰着一张笑出括弧的脸,四处撒野。
他盯着你看的时候,你能生生闻出甜味来。
所以当初相遇,王嘉尔“珍荣啊珍荣啊”追着喊,硬拉着他说要谈心的时候,朴珍荣也顺着他去了。
朴珍荣心思十八弯。弯出来的心眼能看把这世上十之七八看的透透。所以他从来都聪明理智的要命。瞅准了方向大踏步就往前走,所有危险的东西,从来扼杀在摇篮里。
第一次,王嘉尔撇着嘴耷拉着尾巴蹭过来,“珍荣啊。我想跟你说说话。”
朴珍荣也第一次嘴快过脑子,十八道大弯没能绕过三道就脱口而出,“知道了。你说,我听着。没事。我陪着你呢。”

可能是王嘉尔嘴里说出来的“珍荣啊”格外柔情。像王嘉尔这个人。看起来坦荡荡一眼望到底,事实上藏着不知多少门道,越往里头,越有意思,越勾人。
所以朴珍荣思索都没有。

朴珍荣转身往房里走,听见门里重物坠地的闷响,轻轻叹了口气。
回房从包里掏出剧本来,过两天还有试镜。
所有的一切都朝着他期望的方向走着。组合稳稳当当走上坡路,演戏也开始得心应手,MC也做的平安顺遂,什么都朝着太阳走,迎着光芒,前途坦荡。
朴珍荣… 朴珍荣还是觉得…太暗了。
朴珍荣不知道朴珍荣做错了什么,他快把他的小太阳弄丢了。

9.
王嘉尔闭着眼睛湿了床单。
朴珍荣捧着剧本糊了视线。

两个人在同一时空下各自消磨时间。




just…瞎BB
正主好这千万倍
有人看就放后文 

评论(14)

热度(63)